占堆:重振宇妥雄风

浏览:343发?#21152;冢?019-01-24


 
占堆:重振宇妥雄风


 作者:魏敏   出处:中国中医微?#29260;?#21488; 
 

 


  占堆,男,藏族,1946年5月生,西藏日喀则人(藏医世家),中共党?#20445;?#22823;专学历,西藏自治区藏医院主任医师,西藏藏医学院博士生导师,1996年3月~2014年1月任藏医院院长,现任藏医院名誉院长。1954年开始跟随父亲、叔叔边学习基础课程,边学?#23433;?#21307;理论。1958年进入门孜康藏医药专业学习,1960年留院从事医疗工作。1983年,被国家民委、劳动人事部、中国科协授予“少数民族地区长期从事科技工作者”荣誉称号;1985年,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授予“?#25512;?#35299;放西藏、建设西藏、巩固边?#21171;怀?#36129;献奖?#20445;?010年,被评为首批西藏“名藏医?#34180;??他根据藏医理论提出“小儿过敏性紫癜”诊断与治?#21697;?#27861;,并制成治?#32856;?#30149;的首选藏药。 ?他专注藏医药文献整理、藏药新药开发工作,编著《中华本草·藏药卷》等专著;主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、国家“十五”攻关项目等重大项目。 ?他精于管理,为藏医院发展四处奔走。繁忙工作之余,参政议政,为藏医药发展献计献策。 十一月的拉萨,清?#31185;?#28201;低至零度。藏医学?#20146;?#23431;妥·贡布塑像前,几位藏民手掌合十,虔诚跪拜,哈气不时从他们的指缝中蹿出。 神像后侧的西藏自治区藏医院新院?#24576;?#38451;照得透亮,一串熟悉的步伐轻快走进门诊大楼儿科诊室,医生护士见到他纷纷弯腰示礼,?#32423;?#23478;属从远处望见他不觉眼前一亮。扶手、?#26032;觶?#20182;?#38498;⒆用?#30340;句句询问与叮咛充满着温暖和真情。他,就是国医大师占堆。 新旧西藏?#29976;?#24180;间,他从小陪同叔父马背游医,在家中熟识针拨、尿诊术,少年进入门孜康苦学藏医药、天文历算;从药剂师、外科医生,到管理者、藏医药文化推广者,他与藏医药的情缘一结就是60余年。 行医治病 儿时不忘却的一幅画 1946年,占堆出生在西藏日喀则市拉孜县的一个藏医世家,祖?#29976;?#21518;藏地区擅用针拨术治疗白内?#31995;?#27665;间藏医,父亲和叔叔则?#25104;?#34892;囊、四处游医。 那?#20445;?#21344;堆最常见的场景是治病救人。“仿佛?#25925;亲?#22825;的一幅画。牧民们病情严重,?#25512;?#30528;马带着行李住到我家里?#30784;?#29238;亲诊病?#20445;?#25105;帮着碾药,用小勺将药粉磕入四方纸,包好递给他们。看到很多双目失明的牧民重见光明,我感到非常惊奇。”占堆说。 牧民以草原为家,在极度匮乏的医疗资源下,藏医尿诊术显现出更为独特的魅力。有时牧民患病无法走动,家人便将尿液存入牛角器皿中,用羊皮包裹着,挂在马?#25104;?#24102;到占堆家里。 只见父亲将尿液倒入白瓷碗,用小木棍缓缓地搅动,观察尿?#21495;?#27819;大小,颜色、气味、沉淀物以及漂浮物来诊断疾病。占堆则在一旁做些辅助工作,“那时只能靠感官观察,了解一些表面,?#20849;?#33021;深究尿诊的临床病象。” 寒窗苦读 与门孜康的别样情缘 家中11个孩子,作为长子的占堆8岁时跟随叔父进入山南地区贡嘎县德钦确国寺,一面跟师学习汉语,一面背?#23567;?#22235;部医典?#32602;康?#22812;晚,占堆都会爬到屋顶,捧着书本反反复复地背诵,这样的日子持续了2年,占堆已经可以熟?#32321;乘小?#22235;部医典》中的三部。 1916年,官办藏医药心算学院——门孜康在拉萨市?#31383;?#20102;,学员大?#21152;?#25919;府?#27010;?#21508;地寺庙的僧人为主,学习内容除医学必修外,还包括佛学、语言学等,医学本科主要学习经典著作《四部医典?#32602;?#30528;重讲解人体的脏腑解剖、藏草药知识。作为旧制度下唯一一所接近现代教学模式的教学机构,门孜康有着严格的教学制度。 占堆至今还清楚记得入学考试时的情景。那是1958年的夏天,占堆在叔父带领下跨进门孜康的门槛,与其他应试者相比,幼时的占堆个子娇小、身体单薄,但丝毫没有影响他在门孜康全体师生面前大声背?#23567;?《四部医典》这本藏医学的主要医典,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,熟读下来已算是?#37327;?#35201;求。而11岁的占堆大段大段?#36710;?#27969;利,字字如细珠落盘,师生们惊愕地望着他。就这样,占堆成为西藏民主改革前最后一个入校的学生。 两种制度的转变,带动了教育的变迁。占堆回忆,西藏民主改革之前,进入门孜康很难,学习太苦,戒律残忍,学生违纪要施?#21592;?#21009;。地区解放后,学校?#30007;?#20855;刑罚减少,对违纪的学生采取罚款,或其他较轻的惩罚措施。学生们除了按时上课外,下午须练书法,特别是晚上7~10点,学生们?#25216;?#20013;到过?#35272;錚?#38598;体背?#23567;?#22235;部医典》。

图片6.png

 


  在家中书?#35838;露痢?#22235;部医典》 忠于临床 做一名全能创新型医生 1959年,拉萨药王山医学利众院与“门孜康”合并,成立拉萨市藏医院,1980年扩建为西藏自治区藏医院。从此,西藏藏医药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时期。 1960年,占堆进入藏医院参加工作,最?#30830;?#37197;到药?#37327;啤?960~1975年期间,占堆相继在外科、皮肤科、耳鼻喉科工作,?#24895;?#31185;室有了深入了解,也同时完成一些综合性医疗任务。 创新,做一些技术改进对占堆来说并非难事,很多习以为常的医疗器具被他?#25797;?#21152;工后更加得心应手。 藏医外科有种传?#25345;?#30103;器械——吸角管,传统使用是靠医生拼命吸住软管一段,再用舌头堵住吸孔,同时用?#36136;醯对?#24739;处划上十几下,循环往复不断吸出病人患处的浓血及?#28216;?#31561;,有时浓血可能被吸到嘴里。占堆反复思索和尝试,他在吸口处?#21672;?#19968;个橡皮管,橡皮管另一端连接一个大号?#29031;?#31649;,用针管吸气后再用止血钳夹住橡皮管,这一方法既简便?#27835;?#29983;,而且不用再在病人患处划口子,并一直沿用到今。 只有不断开拓创新,才能更好地使传统藏医发扬光大。一次,占堆遇到一个2岁?#30007;?#24739;者,不慎被开水烫伤,左胳膊全是水泡,伤?#21697;?#24120;严重,经过常规药物治疗后非但无效,感染程度反而更加严重。此时的占堆按捺住内心的焦?#20445;?#36830;夜翻书查阅医案文献,选用紫草等药物加上香油配成外用溶液给小患者擦抹,叮嘱家人要暴露手臂不得包扎。48小时后,孩子胳膊疼痛感降低,肿胀部分消退,随后几天逐渐痊愈。这一成功病例,标志着藏医外科在治疗烫伤方面取得了新的突破。他把研制的紫草油擦剂推荐给药?#37327;评?#24072;,紫草油擦剂在临?#20179;?#36880;渐推广,治?#21697;?#27861;也不断完善。 占堆善于将民族医药与西医药结合。他虚心学习先进西方医学理念,还要从一?#38395;既?#30340;进修学习说起。1965年,占堆被派到自治区人民医院口腔科进修,当时的他仅会汉语却不会写汉字,口腔科的几位汉族老师就逐?#32440;?#21344;堆书写病例,手把手地教他钻牙、拔牙、麻醉技术。 一年转?#24067;詞牛?#21344;堆不仅掌握了口腔科的基本知识和技能,还了解了许多西医知识,视野更加开阔。一次,急诊?#21307;?#25910;了一位患者,鼻血不止。五官科医生用了各种办法,都无济于事,患者随时?#21152;?#21487;能因失血过多而产生危险。占堆?#31995;?#29616;场,根据他以前学过的西医知识,用后鼻孔填充法止住了鼻血,使患者转危为安。 精于管理 医院改革大打组合拳 1975年,占堆被分配到拉萨市?#31181;?#21439;工作,担任县医院院长职务。?#31181;?#21439;位于恰拉?#22870;?#37096;,是个海拔4200米以?#31995;?#36139;困县。医疗设施根本无法保障,有?#34987;?#32773;需要拍片检查,占堆就到电影队借来发电机发电拍X线片;面对危重患者,占堆就亲?#24895;?#36710;把患者护送至拉萨。到了夏天,他带领全院医生上山采药,制作藏药。还组织医生定期举办西医业务培训。 5年后,回到西藏藏医院的占堆?#32439;父?#31185;?#19994;?#31185;主任,1984年担任副院长职务,正式开始接触全院业务管理工作。他与首届国医大师强?#32479;?#21015;配合,一面要完成院内各项事务,一面还积极参与西藏自治区的藏医药工作。 1996年,占堆担任自治区藏医院院长,他把医疗质量看成是医院的生命,提出“质量第一、服务第一、患者第一?#20445;?#24314;立健全了以院长为主任的医疗质量管理委员会、药事管理委员会、院内感染管理委员公,严格实行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责任制。 传统藏医治疗不分科,医生主要靠观察判断病人病情,检测手段比?#31995;?#19968;。在占堆等院领导的?#36139;?#19979;,医院开?#25216;?#24378;专科建设,?#30830;?#20869;外大科,?#32676;?#35774;立了心脑血管、胃肠病、肝病、?#24039;?#19987;科等;后分病区,引进先进检测手?#39759;?#20202;器,吸引西医产科、外科专业人?#29275;?#20351;藏医药不?#19979;?#21521;现代化。 藏医四大治法“?#22330;?#34892;、药、外治”中,外治法?#20219;?#35265;效,而放血?#21697;?#26356;是独特而神奇。可是,藏医院起初并没有医生会实施这?#33267;品ǎ?#21344;堆就到各地寻访民间藏医,请他们到医院做示?#21486;?#25972;理挖掘这些濒临失传的绝技。 “如今,我们利用颈部静脉放血治疗哮喘病、?#36710;?#30284;已是拿手绝活,以放血?#21697;?#33879;?#39057;?#22806;治科也入选国家级重点专科。”占堆说,独特的藏医专科诊疗技术和特效专药,在部?#24544;贍言又?#30340;治?#21697;?#38754;取得了突破性进展。 藏医产科业务一直以来开展得并不顺利,由于医生来?#20174;?#38480;,院长就带着妇产科主任到美国新泽西州妇产医院学习。他们从招贤纳士开始,引进妇产设备,壮大科室人?#20445;?#30740;制具有藏医药特色的专科专用妇科药品。2001年,医院与美国犹他州签署了《西藏农牧区妇?#23388;?#29983;能力建设项目》科研?#29486;?#21327;议,2004年开始组织实施,为西藏地区培养了一批具有临床研究经验、熟悉高标?#21058;?#24202;研究方法的妇产科医护人员。 在西藏,白内障病人最常见。占堆认为,治疗白内障传?#36710;?#38024;拨术正被逐渐淘汰,急需引入新技术。1999年,医院与美国塞瓦基金会签署了《双方?#29486;?#24314;设眼科项目》?#29486;?#21327;议,并于2003年组织实施眼科医疗活动。人工晶体植入、角膜缘?#19978;?#32990;移植术等在国外援助项目支撑下,迅速开展起?#30784;?#22312;近20年里,该院眼科?#34892;?#23454;施白内障复明?#36136;?#36817;14万例。 1999年以来,占堆一直承担着西藏藏医学?#26680;?#22763;研究生导师职责;2005年起,任?#26412;?#20013;医药大学与西藏藏医学院联合培养藏医专业博士研究生导师,培养了藏医学院研究生部主任次仁等5名博士、3名硕士研究生,填补?#35828;?#26102;西藏没有藏医博?#24247;?#21382;?#25151;?#30333;。而今,占堆的学生们也已成为医院和教学部门的学科带头人。 过去日门诊量为二三十人的门孜康,变为如今辐射西北五省,分设门诊部、住院部、藏药厂、藏医药研究院和藏药材基地?#20219;?#22823;区的西藏自治区藏医院。这些都离不开占堆近30年办公桌?#31995;?#26085;日?#25346;梗?#31163;不开他为藏医院发展四处奔走,离不开他解放思想,大胆改革,融汇藏医药与西医的举措。 战胜过敏性紫癜 立志将藏药推广至全世界 ?#29976;?#24180;从事藏医药临?#20179;?#30103;和研?#24247;?#21344;堆,如今即便?#35829;藎?#20173;会时常来到医院儿科科室,给孩?#29992;?#35786;病,特别是小儿过敏性紫癜,在治疗过程中,占堆首先讲究?#30333;?#27835;疗?#20445;?#21363;针对患者饮?#22330;?#36215;居方面的要求规?#21486;?#20854;?#38382;恰熬咛?#27835;疗?#20445;?#20027;要包括对过敏性紫癜患病?#35838;弧?#21457;病时间及分类辨证施治。 这些经验出自占堆的?#21672;?#32463;历,他曾患过敏性紫癜,用过很多中西药物,反反复复总不见好。于是尝试在原有藏药基础上增配治疗关节?#23383;ⅰ?#30382;肤?#23383;?#30340;药物,?#21672;?#35797;验后逐渐痊愈,随后逐渐形成过敏性紫癜组方药。 占堆解释,过敏性紫?#23433;?#26159;藏医理论?#20449;?#26681;木布病中的一种类型。他通过40例临床研究筛选出疗效较好的治疗药物“过敏性紫癜组方药?#20445;?#20026;进一步提高临床疗效积累?#21496;?#39564;。他专门研制的藏药Ⅰ号、Ⅱ号目前已成为治?#32856;?#30149;的首选药物?#22949;?#30149;药物,也是西藏自治区藏医院儿科专药之一。 ?#23433;?#21307;药?#20146;?#22269;传统医药之瑰宝。”占堆说,藏医药是藏族人民在长期的社会生活?#23548;?#20013;总结并吸收了中医和邻近国?#19994;?#21307;学精华而形成的。多年来,他以藏医药文献整理研究、藏药新药开发与疑难病症的临?#20179;?#30103;研?#35838;?#20027;要工作方向,开展了大量的藏医药医疗、科研与教学工作。 ?#23433;?#21307;药如何走向世界?必须走改革之路。”占堆说,目前已经记载的传统藏医药方剂有几万个,用于临床的有350多个。用传统制药方法制成的制剂大大影响了藏医药的推广应用。因而,藏药的?#21015;透?#38761;是藏医药走向全国、走向世界的关键所在。1996年,藏药厂在保持传统?#21015;?#29983;产线的同?#20445;?#26032;建了一条现代化新?#21015;?#34255;药生产线。目前,藏药厂生产的藏药品种达350余种,其中然纳桑培(七十味珍珠丸)、常觉等七种传统?#21015;?#30340;名贵藏药和十味龙胆花颗粒、六味能消胶?#19994;?种新?#21015;?#34255;药,已打入区内外医药市场。 占堆?#32676;?#21442;与国家级和省级科研课题工作,开展藏医药文献整理研究、藏药新药开发研究、疑难病症的临床研究、藏医外治?#21697;?#32487;承与发展研?#24247;取?#20182;编著出版的《中华本草·藏药卷》获得2004年中华中医药学会科技成果(学术著作)二等?#20445;?#32534;著出版《藏医成方制剂现代研究与临床应用?#32602;?#33719;2013年西藏自治区科技学术一等奖。同?#20445;?#36824;主持开展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项目“十个保护品种的临床前研究和临床资料整理?#34180;?#19971;味铁?#32426;?#27835;?#32856;斡不?#20020;床研究?#20445;?#22269;家“十五”攻关项目?#23433;?#30382;康新药开发研究”?#22949;?#27835;区级项目“七十味珍珠临床研究”等重大项目的申报与实施工作。 作为国家级非遗项目?#23433;?#33647;炮制技艺”传承人,占堆告诉记者:“现在国家对民族医药这么重视,不管用什么方式,我?#21152;性鶉魏?#20041;务把藏医药传承下去。” 履行公职 为藏医药事业发展鼓与呼 除了坚持临床,做管理,占堆还担任了西藏自治区第六、七、八届人大代表,中国科协七大代表,西藏自治区科协第三、四届副主席,中国民族医药学会?#34987;?#38271;,西藏自治区藏医药学会会长,西藏藏药专家委员会专家,西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领导小组专家委员会专?#19994;?#32844;。 繁忙的工作之余,占堆总是充分利用有利时机,为藏医药发展献计献策。如在西藏自治区六、七、八届人大会议上两次提出尽快出台《西藏自治区发展藏医条例》的议案,并已列入自治区地方立法规划;2007年提议了“请求政府投?#24335;?#20915;自治区藏医院改扩建项目经?#36873;保?#33258;治区人民政府高度重视,列为西藏自治区重点项目予以支持。同?#20445;?#20182;还为出台《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扶持和促进藏医药事业发展的意见?#32439;?#20986;了积极的努力。 ?#29976;?#24180;来,政府加大了藏医药科研的投入,?#32676;?#25320;款用于藏医药科研基础建设,并配备了相应的科研专职人才。 占堆说,藏医药的道路还很漫长,需要继续加强科研工作,建立相应的藏医药科研机构,加强藏医药的基础理论研?#24247;取?#24076;望大家都能不断推广宣传藏医药,让更多人了解、认识和使用藏医药。 国医大师的中医梦 占堆:让民族医药发扬光大 “重振宇妥雄风,争创世界一流。”是?#19994;?#24231;右铭。希望国家推出更多政策扶持民族医药,让民族医药发扬光大。希望西藏自治区藏医院不断建设成为一流的知名医院。?#19968;?#32487;续做导师,愿意带徒教他们更多运用藏医药的本领。 











 

千炮彩金捕鱼下载免费 深圳皇冠体育场 时时彩专业版下载 四川时时服务电话 王者捕鱼pk 福建时时必开号码 二十选五最新开奖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35选7每周几开奖时间 新时时彩胆杀号 手游棋牌活动说明 湖北新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时时彩漏洞帮忙代买 黑龙江时时10分钟 新11选5开奖结 浙江景区排名 老时时彩开奖公布